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种田娘子又在提刀路上
种田娘子又在提刀路上

种田娘子又在提刀路上 柚小樱 著

连载中 楚小弥顾嘉戎 种田 娘子 种田娘子

更新时间:2020-09-08 16:53:22
楚小弥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装得了白莲,演得了绿茶。偏生遇到了那样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顾嘉戎。套路一生的楚小弥,却一步一步被一个没有套路的顾嘉戎圈的死死的。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锒铛入狱

“本官叫来仵作,楚震天,你也快让人去把尸体带上来吧。”见楚家人没有什么反应,县太爷还好心地提醒了一下。

这下不仅是楚震天脸色惨白了,楚家的其他人脸色也有些难看。

楚小弥皮笑肉不笑地在一旁煽风点火:“怎么?还要大人去你家验尸吗?别到时候无事发生,那可就成了你们的不是了。”

李颖不由得反驳道:“怎么可能会无事发生?你是说我们根本就没有尸......”

“大人明鉴!”楚震天及时打断了李颖的话,瞪了她一眼,才又接着说道:“不是我们不愿意,只是那几人死相极其难看,草民怕污了大人的眼。”

“又不是本官看!”县太爷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此时他也发现了一些不对劲,于是便问道:“你们三番五次地推辞,是不是故意耍本官啊?”

“草民哪敢?”

“那就快去!”

楚震天又说不出话来了。县太爷气的半死,等仵作来了之后直接让人去楚家验尸了。

于是一群人又辗转回到了楚家。然而在捕快的一番搜索之下,愣是没有找到什么尸体,看着楚家人难看的脸色,楚小弥已经明白了过来,笑道:

“哦......原来你们家死人了是假,想陷害我倒是真的。只可惜没有胆子真的杀人,证据都没有,怎么敢让人验尸?所以方才在县衙才会推三阻四的吧?”

被楚小弥这么一说,看热闹的人这才反应了过来,意识到原来楚家人竟然干出了这种蠢事,于是便都哄堂大笑了起来。

捕快们忙活了大半天,结果就这么一回事,骂了句荒唐,便怒气冲天地走了。

楚小弥冷笑了一声,也和顾嘉戎离开了楚家——这个地方让她作呕,楚家人的愚蠢也让她发自内心的想要远离,因为怕传染。

围观群众本就是奔着结果来的,如今真相揭开,竟是一场闹剧,感到好笑的同时,也不由得对楚家人更是敬而远之,没过一会儿,现场便散了个干净。

楚震天怔怔地站在原地,如遭雷劈,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如今他楚家成了整个村子,甚至荆镇的笑话,这要他今后如何在外头立足?

李惠兰坐在地上,喃喃自语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楚震天抬眼看着楚小弥二人离开的方向,目光阴沉如水,此时的他,心中隐隐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楚小弥不知道她走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兴趣知道,她和顾嘉戎去了一趟镇上,买了上次那家的鲜花饼,这才回到顾嘉戎母子二人住的地方。

陆沉香一见楚小弥,就想起了上次鱼的事情,立刻就受了**一样扑了上来,使劲往外推楚小弥,嘴上还毫无章法地喊道:“你吃鱼,可怕,快出去!阿戎,不要吃鱼!”

没想到陆沉香反应这么大,顾嘉戎拦都拦不住,楚小弥虽然委屈,但更多的还是同情,鼻子一酸,扭头便出了屋子。

陆沉香的声音很快便小了下去。

楚小弥蹲在上次烤鱼的田埂上,用手在地上写写画画,不知不觉就画了两个小人儿出来,一个长头发的温柔女人,另一个是圆圆小小的男孩。

年轻的陆沉香和小顾嘉戎——她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身后响起了脚步声,楚小弥连忙胡乱在地上擦了几下,将那两个小人儿涂掉,下一刻就听见顾嘉戎疑惑地问道:“你在干什么?”

“我画了一幅画,太丑了,怕你看到笑话。”楚小弥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睁眼说瞎话。

顾嘉戎似乎是信了,嘴角微微上扬,将几块包好的鲜花饼递给楚小弥,说道:“我送你回沉香斋。”

楚小弥看了看天色,觉得时间也不早了,于是便站起身,和顾嘉戎并排往镇上走去。

“唉......今日的试营业算是泡汤了。”楚小弥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安静了没多久,便又开始说起话来,语气幽怨:“我准备了那么久的菜和调料!”

虽说她还没有做,但是还是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古代又没有冰箱,这样一来,她的那些东西就都浪费了,这得损失多少啊!

顾嘉戎不由得安慰她道:“反正都是我掏钱。”

楚小弥:“......”和有钱人说话就是敞亮,楚小弥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不过楚小弥还是象征性地推辞了一下:“唉,这怎么能行?你和伯母也是要生活的,自然能省就省。”

“顾舫会不时送来银钱,我们,不差钱。”

“......”

楚小弥忽然就想,要是她有个顾舫这样的土豪爹该多好啊?渣是渣了点,但是有钱啊!

抱着羡慕嫉妒恨的心情,楚小弥安全抵达沉香斋。

楚小弥这一天可累的够呛,主要是被气的。倒在床上就再也爬不起来了,心里惦记着明早一定要早点起来准备东西,不一会儿就陷入了梦乡。

她本以为第三天总能正常营业,然而事情往往都会有个峰回路转和急转直下,她一觉起来,就发现自己换了个地方睡。

这里虽然依旧阴暗,和她那个储物间也没什么区别,但是最大的问题还是出在这里,谁能告诉她,身下的床为什么变成了一堆干草,为什么黑暗的墙角处总有肥硕的老鼠在飞奔?

为什么她的脚踝和手腕上会多出一条连着的锁链?

这些东西要想戴到身上是会弄出很大的动静吧?而且把她弄来这个地方也是一个不小的工程吧?

所以到底是她睡得太死还是动手的人太过强大,以至于她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处境已经岌岌可危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为什么睡着睡着,跑到了大牢里?楚小弥百思不得其解,正巧,外头正有狱卒有个走过,楚小弥连忙叫住了他。

“哎哎哎!小哥,我能问问我到底犯了什么罪吗?怎么就到这儿来了?”

那狱卒同情地看着楚小弥,说道:“好姑娘,看来楚家是不会放过你了,你自求多福吧!”

楚小弥:“......”她心中忽然升起了一阵不妙的预感。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娘子小说
  3. 种田娘子小说
  4. 女炮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