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八零暖婚小福妻
八零暖婚小福妻

八零暖婚小福妻 红豆包 著

连载中 安棉心高随屹 暖婚 八零 小福妻 福妻 八零暖婚

更新时间:2020-07-31 10:43:09
【年代爽文萌宝】不过是吐槽了几句年代文书中的剧情太过于美好的不现实,一觉醒来,安棉心竟发觉自己成了书中男主的炮灰前妻。前世孤儿的她,非但平原无故多了两名“小包子”外,还附赠一枚帅气逼人的冷面老公。既来之则安之,婆家人极品?先一棍子打出去再说!原女主上门抢剧本?呵呵,直接抢了她的主角光环!家徒四壁,食不果腹?不怕,努力发家致富,带着家人奔小康!只是,这“便宜”老公怎么甩都甩不掉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1章事件扭转

柳母忿忿的骂道,眼睛死瞪着高明尚,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娘……”柳雪兰贝齿轻咬着下嘴唇,眸中盈泪,委屈的看向脸色阴沉的高随屹,“高大哥,我没事。”

“你这个傻姑娘,手臂还流着血呢!怎么就没事了!”柳母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自家女儿的心思,她不是说不知道。

可高随屹是有家室的,要是真死乞白赖的跟着他,恐怕会惹来非议。

高随屹沉郁的视线从柳雪兰的手臂移到高明尚身上,嗓音低沉的问道,“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你家的这个野……”柳母话到嘴边,察觉到这词不合适,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这个小**突然发疯,上来就咬我女儿。”

“你看看这手臂,待会儿去医院还不知道得缝多少针,你说怎么办吧!”

“明尚?”高随屹半蹲下去,伸手搭在高明尚肩膀上,微微用力捏了捏,问道,“儿子,怎么回事?”

“……”高明尚咬着牙,始终不愿吐露半个字。

“哇哇——”这时,明夏的哭声突然响起,安棉心见状,连忙把女儿抱在怀里,低声安慰。

“没事的夏夏。”安棉心不断的出声安抚着女儿,一边瞧着高随屹父子俩的互动,眼看着他还在不停的逼问明尚,又想到原著中他最后对两个孩子不管不问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升起抹不耐烦。

这男人到底几个意思,这是怪儿子咬了他的心上人?问来问去连个新鲜话都没有,孩子现在年纪又小,逼得太紧难道就不怕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

“够了!”安棉心抿着嘴唇,抱着女儿上前,直接把明尚拽到自己身后,直言道,“孩子现在不想说就不说,明尚不是不明事理的孩子,眼下他们逼着明尚,你当爹的不好好的问对方做了什么,逼你儿子做什么?”

“棉心,他……”高随屹看了一眼柳雪兰胳膊上的伤口,再看看倔强着不肯说话的儿子和哭个不停的女儿,一时梗塞。

“他怎样?他是我儿子!也是你儿子!”安棉心压根就没给高随屹说话的机会,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直接吼了回去。

“我相信我儿子不会平白无故的咬人,先问清楚怎么回事再说吧。”说完,转身看向柳雪兰,“你觉得呢?”

高随屹被安棉心突然的爆发吓了一下,他当然没有怀疑自己儿子的意思,但不能光听柳家母女的片面话,还得问问儿子怎么回事。

“呸!”柳母闻言,朝着地上狠狠的啐了口吐沫,指着安棉心的鼻子骂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我女儿被你儿子咬成这样就是活该?自作自受?”

安棉心冷呵出声,“那我问你,你们母女俩到底做了什么事,才会让我儿子都看不去了?”

“你,你……”柳母你了半天,愣是连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明显是被安棉心给问住了。

“娘,算了吧。”柳雪兰现在手臂已经是疼得没了知觉,她比较担心会不会留疤,而且她们说的话,也不能深扒。

柳母眼珠一转,反正刚才事情发生的时候,周围没有别人在,谅他两个小兔崽子说不出什么来。

这般想着,底气又足了几分,扯着嗓子喊,“你儿子明尚在咱们村里出了名的调皮捣蛋,谁知道他怎么突然冲上来咬人!”

“少说这些没用的,我看你们两口子就是不想赔钱。”

“今儿晚上咱们大家伙可都在呢,这事儿要是处理不好,别怪我这个老婆子不客气了!”

周围的人原本只是看热闹,这话一出,一下子都明白这母女俩的意图了。

她们母女俩还真是心思各异,当娘的想讹钱,这女儿是巴不得在高随屹跟前刷存在感。

安棉心怀里的明夏情绪已经被安抚下来,小声抽搭着,她低头跟女儿商量,“夏夏跟哥哥回家好不好?娘跟爹待会儿就回来。”

“不要!”高明夏哽咽着小嗓音,小手圈着她的脖子抱的更紧,“怕……”

“没事,没事啊。”安棉心只察觉到脖颈间女儿的小手臂又收紧几分,伸出手在孩子背后拍了拍,视线再次看向柳家母女。

原本是不想当着孩子们的面处理,但现在看来恐怕不太可能了。

“你要多少钱?”安棉心扬了扬眉问道。

“这个数。”柳母举起手,张开五根手指晃了晃,“少一分都不行。”

“50?”

“500!”

嘶,周围看热闹的村民都免不了倒吸一口冷气,这柳母还真好意思张嘴要。

“好,那我也来给你算一笔账。”安棉心轻微点了下头,继续说道:“我女儿受到了惊吓,精神损失费你准备给多少?”

“我儿子一个7岁大的孩子,被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随便冤枉,受的委屈又该怎么算?”

话一出,安棉心没注意到身后高明尚看向她微微惊讶的神色。

“我看你这个人还真是胡搅蛮缠,事情都摆到眼前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柳母认为安棉心在这儿耽误时间,摆明了是不想掏钱,避过安棉心的问题直接谈钱。

安棉心盯着柳雪兰看了会儿,忽然咧开嘴笑了起来,看了看周围的人,道,“村里的老少爷们,哪个不知道你女儿为了嫁给我男人窜腾美音鼓捣我俩离婚?可惜啊,有些人上赶着要嫁,别人都不稀罕要。”

“对啊,这柳雪兰母女该不会是想趁机赖上高随屹吧?”

“明尚这孩子平时的确是调皮了些,但不会随便朝人动手。”

“你要是这么一说的话,这事儿看起来还真不简单。”

“明尚这么大的孩子,遇到事儿都不会说,当然是任由柳雪兰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围观的村民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议论。

安棉心闻言,敛了敛神色,心想,果然是人言可畏。

其实从她刚穿书时发生的“自杀”事件后,村里头就开始传着柳雪兰喜欢高随屹的流言,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柳母的脸色顿时惨白,安棉心竟然把这件事情拿出来当面说?她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随屹哥,我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你不要误会,今天晚上的确是个意外,我……”柳雪兰眼眶红了,说话也有点哽咽,她现在就算是掉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儿子。”安棉心把高明尚从身后拉了出来,说话的嗓音软和了几分,“你告诉娘,为什么咬人?”

高明尚抬头正对上安棉心询问的视线,娘愿意相信他?鼻头一酸,“她们在背后说你坏话!还说你跟爹早晚都会离婚,这个女人到时候就可以嫁给爹。还,还说要把我跟妹妹送走。”

“你胡说!”柳雪兰登时瞪大眼睛,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反驳道,“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有没有说过你心里清楚,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拆散我爹娘,我就不只是咬你这么简单!”高明尚豆大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随后又倔强地抬手一抹,恶狠狠的看着她。

安棉心直起身,看向柳雪兰的眼神微冷,“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难道我儿子小小年纪会编出这些话来诬陷你吗?”

周围人一听心中纷纷有了比较,小孩子肯定不会骗人,一定是柳雪兰说了难听的话让孩子急了。

听着周围人的窃窃私语,柳雪兰喉咙艰难的上下滚动一翻,眼泪更是扑哧扑哧的直往下掉,但此时掀不起任何人的同情,只会觉得她装模作样。

猜你喜欢
  1. 暖婚小说
  2. 八零小说
  3. 小福妻小说
  4. 福妻小说
  5. 八零暖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