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侯府重生:锦鲤王妃,心尖宠
侯府重生:锦鲤王妃,心尖宠

侯府重生:锦鲤王妃,心尖宠 酒朵 著

连载中 徐清宜元樽 重生 王妃 心尖宠 锦鲤 侯府

更新时间:2020-03-17 17:51:34
清宜本该是名门贵嫡,却因奶娘抱错,被农户之女抢夺一切。好不容易回到血亲身边,又因识人不清,落得个凄惨枉死的结局。当她睁开眼,发现重回十四岁那一年。心中暗自下定决定,看我手撕莲花皮,脚踹初恋渣!这嫡女的名头,尽管拿去,但是亲人的命,速速还来!本以为这一世,自己要单打独斗。却没料到,那容...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一十五章答案

那天晚上,徐云柔在徐清宜院子里讨了个没趣,回去的路上,她趁柳氏不注意,故意落后几步,跟着徐德文。

徐府的规矩,男女十岁不同席,男子过了十岁,便要搬去外院居住,既为求学,也为避嫌。

夜风簌簌吹过她的衣衫,徐云柔轻轻低下头,长长的睫毛,下巴尖尖,分外可怜:“大哥,对不起,都是柔儿不好,害你受罚了。”

不等她多说,徐德文大手一挥,毫不在乎道:“柔儿,你别说了,大哥都懂的,这不怪你。大哥打了人,确实该罚,跟你没关系,你别往心里去。”

“大哥......”徐云柔抬起清眸,泪水盈盈,声音纤细而柔弱:“还好有你,不然柔儿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温厚的大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是你哥,看到有人要破坏你的良缘,我能忍住吗?罢了,这次冤枉了徐清宜,是咱们理亏。你放心吧,有大哥在,她绝对嫁不了元樽。”

徐云柔听到“冤枉”两个字,眼眸闪过一丝恨意,还想要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下去。

徐德文很明显有些偏向徐清宜了,如果她硬要说徐清宜的坏话,会不会引起徐德文的反感呢?那可不行。

她换上一副温柔的笑容:“大哥说得是。”

“夜深了,你快回去吧,缺什么东西,派人找我要。”妹妹如此懂事,徐德文一脸疼爱。

徐云柔红着眼眶走了,似乎有万分委屈强忍着不在大哥面前说,只留下飘逸纤细的背影。

徐德文从小跟徐云柔感情深厚,对徐云柔照顾有加,真真见不得这个妹妹受委屈,当下叹了口气。

他的这个妹妹性子良善,温柔恭顺,跟元家的元樽也是青梅竹马,指腹为婚,只等再大几岁,便要圆了这桩亲事。

可是徐清宜一回来,母亲便犹豫起来。

两个女儿,指腹为婚的时候,又没说是哪个,既可以是徐云柔,也可以是徐清宜。

母亲明显想让徐清宜嫁给元樽。

徐清宜那个野丫头能跟徐云柔这样养尊处优的嫡小姐比吗?徐德文不知道母亲是怎么想的,可是他打定主意,一定要让徐云柔嫁给元樽。

所以徐云柔只稍微提了一句,徐清宜私底下见了元樽,他当即大怒,赶来教训徐清宜。

他要警告她,不要妄图得到不属于她的东西!

而且,这事还没完!

*

有这么一个糊涂哥哥,显然不是徐清宜想要的。

翌日她因为脸上有伤,没有去给老太君请安,闲着站在廊下逗鸟。

这个糊涂哥哥看来还没消化好昨天的事情,一脚踏进门来,大有一副要寻事的样子。

满院子的丫鬟立刻紧张起来,青芸甚至拿着大扫帚,紧紧守住台阶,满脸严肃:“大少爷,昨夜大夫人说了,不许你再打姑娘。”

“让开!”

“不让!”青芸紧紧抿着唇,十分倔强。

徐德文要绕开她,她也跟着,反正不许徐德文上台阶。徐德文皱着浓眉,竟被这个小丫鬟给难住了。

他是有身份的人,不跟这二等丫鬟一般见识,有心要打她,对着那双亮晶晶不服输的眼睛,竟是下不了手。

徐清宜掏着鸟食,故意道:“母亲昨夜让大哥向我赔礼道歉,大哥两手空空上门,我瞧着不像是来道歉的,倒像是来打架的。”

徐德文被她一激,顿时有些不淡定了:“谁要跟你打架,男女有别,就算我是你大哥,你也需得谨言慎行!”

“哦~原来大哥是来让我谨言慎行的,可是我这脸还隐隐作痛呢......”徐清宜用帕子轻轻抚了抚脸,悠悠道:“大哥可真是‘慎行’啊......”

徐德文咳嗽一声:“我今天来,不是跟你胡搅蛮缠的,我是来......哎,你,就是你这个倔丫头,别在我跟前晃,我不上去行了吧!”

这话是对青芸说的,他嫌青芸碍眼,可是青芸却拧着脑袋,背对着他,一副全天下除了姑娘谁的话都不听的样子。

气得徐德文晃着手指,最后无可奈何“嗐”了一声:“罢了,就这么说吧。我问你,你到底见没见过元樽?”

徐清宜也叹了口气:“大哥,你就算问我一百遍,我也只能给一个答案。既然你这么在乎我见没见过元樽,为何不去问他?”

这倒是提醒了徐德文,一派闹大:“对!元樽这小子定然不会骗我,那天在外明间的有三个人,我全都去问,等我问出来你在骗人,必要请示父亲,家法伺候!”

还知道把其他人也问了,看来这个大哥也不是笨得无可救药。

徐清宜拿着帕子,百无聊赖地扇了扇风:“那我就等着大哥的家法。”

徐德文冷哼一声,斗志满满地离去。

他在城南酒馆里找到元樽,正好元樽,李玉和李展在一处喝酒,徐德文急匆匆进来,带起一股冷风。

平时都是一块喝酒的公子哥儿,徐德文来,众人也并不觉得意外。元樽让人多备了一副碗筷酒杯来,为徐德文倒酒。

徐德文一口把酒饮尽,寒暄几句,便开始往外明间引去。

他也没有直说,非常隐晦地提了一句。

“前日你们在我家的外明间,有没有遇见什么稀罕事?”

元樽执着酒杯,唇边含笑:“德文兄此话何意?”

徐德文道:“我听说你们在外明间坐了三炷香的功夫,才见到我家老太君。那天我没在府里,是以没来陪你们。这不是亡羊补牢嘛,想知道府里有没有怠慢你们......比如有没有人私闯,打扰你们......”

这话一说,旁的人还好,李玉斜着身子,手里晃着酒壶:“德文兄此话一说,倒是让我想起一件稀罕事来。”

“哦?”

李玉喝得有些醉了,眼眸含着三分笑意,七分春意,眼角眉梢都染上了酒意:“那天外明间,可真死热闹无比啊,到现在想起来,都令人心动不已......”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王妃小说
  3. 心尖宠小说
  4. 锦鲤小说
  5. 侯府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