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摄政王,王妃又在作天作地
摄政王,王妃又在作天作地

摄政王,王妃又在作天作地 匪香有酒 著

连载中 苏澜楚煜 王妃 摄政 摄政王

更新时间:2022-05-18 15:10:29
摄政王说;“我爱妃身娇体弱,你们不许欺负她。”那被摄政王妃踩踏在脚下,鞭打得无地自容的贵女哀嚎痛哭,到底谁欺负谁啊?摄政王又说;“我爱妃人美心善,什么医术,制毒通通都是不会的!”那被摄政王妃治愈的顽疾,被毒哑的仇敌世家,王爷您是眼瞎了吗。前世,苏澜作天作地,作死了爱她如命的男人,落得家族被屠,满门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20章

室内雾气弥漫,池水涌动荡开了涟漪。

两人唇齿相依间,一股清香在她香檀中蔓延开来。

苏澜失去的意识,在这一刻缓缓被拉了回来。

缠绕着她的那股热气也随着那股清香缓慢退去。

“煜哥哥,你给我吃了回藿丹?!”

她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回藿丹是圣级良药,极为难得。

据说出自阎罗鬼医之手,只调制了几颗赠于了皇室。

必要之时有起死回生之效,楚煜竟为了替她解千醉红,不惜耗费如此珍贵的药材。

他大可以......

苏澜莫名有些失落,心中涌起复杂的情绪。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失落什么。

“澜儿似乎很失望?”

楚煜强迫自己压下那抹冲动,抬手抚摸她湿糯的唇瓣,在她耳畔低声缠绵,“还是…澜儿在期待什么?”

“我......”

苏澜脸颊羞红,被他那犹如豺狼的目光盯得心虚反驳,“你,你胡说什么!”

她脸颊泛起红晕,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察觉到怀中人的动作,楚煜脸色骤变,“别动!”

“你......你先放开我!”苏澜被他禁锢得难受,险些喘不上气。

“放开你,难道又去找赵晟那小儿?”

摄政王生气了,醋得脸色怒变,咬了咬她的耳朵,“还是,你还对他旧情难忘?”

“我......”

苏澜心肝胆颤,抬手给一脸死傲娇的男人捋了捋毛,“煜哥哥知道我要做什么。”

“之前是我有眼无珠,被赵晟所蒙骗,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不成?”

她双眸微冷,眼底狠光乍现。

那一副提及赵晟就恨不能生吞剔骨的模样。

成功的取悦到了他。

他搂紧了怀中的女人,满目宠溺吻了吻她的唇瓣,“澜儿别担心,好戏已经开始了。”

敢欺负他的女人,他要他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什么?

苏澜脑子一懵,还没发应过来。

房门外就传来冷夜恭敬的声音,“王爷,三皇子去了东禅院,已经发作了。”

......

“大姐姐,你......你怎能做出这种事来!”

此时,一处禅房中,苏顷月刚一脚踹开房门。

就见室内衣衫散落满地,不必多想,就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她惊得掩唇娇呼,双眸通红,“大姐姐,纵使你爱慕三皇子,也不能背弃摄政王的婚约,与三皇子做出这种事来啊!”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变色!

华京城中,谁人不知相府大小姐痴恋三皇子,不顾摄政王的脸面与其私相授受。

如今在佛门重地,这相府大小姐竟如此不知廉耻,勾引三皇子行那浪荡之举!

简直禽兽不如!

“相府大小姐真是放浪形骸,世风日下竟敢当众与人纠缠在榻!”

“谁说不是,简直丢尽了苏丞相的脸面!”

“此等放荡的女人也配嫁给三皇子为妃?”

面对众人义愤填膺的反应,苏顷月几乎克制不住眼底笑意。

她刚得知三皇子事成之后,便迫不及待赶来捉奸。

就是为了让这个**声誉尽毁!

让她再无法抬起头来,被众人谩骂唾弃!

“大姐姐......你快出来吧,此事我一定不会让人知道玷污你的声誉。”

她柳眉微蹙,一脸担忧就朝那床幔之中走去。

事到如今,见苏顷月竟丝毫不怨恨自己被长姐牵连,还一心维护苏澜的声誉,众人不由对她多了几分怜悯。

相府二小姐真不愧是华京才女。

时至今日还菩萨心肠,一心维护家族声誉!

反观苏澜......

“大姐姐?”

里屋光线昏暗,她笑得满目讥讽。

朦胧的床幔之间,影影绰绰可见里面缠绵悱恻的身影。

苏顷月控制不住欣喜之色疾步上前,刚要一把撩开床幔。

只见床幔猛的被掀开,一个巴掌“啪!”的甩在她脸上。

打得她脸颊暴青,猝不及防摔倒在了地上。

“**!”

苏顷月瞳孔骤缩,还没发应过来,就对上赵晟的眼眸,震慑得她心头剧颤。

“二妹这是在做什么?”

恰逢此时,一道笑声自她身后穿透而来。

惊得她脸色大变,转身看去,“苏澜......”

她骨节发白抓着地面,双眸猩红瞪着进来的女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哦?”

苏澜皮笑肉不笑道,“那二妹认为此刻我应该在哪里?”

“难不成在这床榻上?”

她冷冷一笑,目光讥讽撇了眼那床榻,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众人再度转变了脸色,不可置信瞪大了双眼。

这相府大小姐没在那床榻上,那里面的人是谁?!

“**......是你,你竟敢陷害本皇子!”

赵晟一见苏澜进来,顿时赤目欲裂恨不能杀她泄愤!

却在此时,床榻上传来女人凄厉的惊叫声!

“啊!”

一个面容煞白,头发蓬乱的女人扯过被子包裹住自己,悲痛欲绝指着他道,“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你竟敢…竟敢轻薄我!”

“静殊师太!”

众人惊得脸色巨变,眼珠子险些掉了出来!

这位静殊师太不是旁人,正是先帝的宠妃舒妃娘娘。

当初先帝薨逝之后,舒妃悲痛过度之下,就自请离宫出了家,来了上青寺蓄发修行。

谁曾想,如今竟与三皇子苟且在塌!

“不…此事与本皇子无关!”

事到如今,赵晟岂会不明白眼前之人的身份。

若此事传进宫中被父皇知晓,那他筹谋的仕途大业,就全完了!

这一切,都怪苏澜那个**!

若非这个**从中设计,诱他前来。

他何至于被陷害至此。

赵晟恨不能一巴掌扇死苏澜,怒目切齿瞪着她道,“你这个**,竟敢蓄意陷害本皇子,你该当何罪!”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王妃小说
  2. 摄政小说
  3. 摄政王小说
  4. 全能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