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再婚妈咪从了吧
再婚妈咪从了吧

再婚妈咪从了吧 红柚 著

连载中 贺繁星霍彦深 妈咪

更新时间:2022-01-14 15:07:41
一场阴谋,让所有人以为贺繁星创造了医学奇迹,生的一对龙凤胎,女儿是丈夫所生,儿子成为父不详的野种。而作为丈夫的霍彦深沦为全城笑柄。当一场婚姻只剩下质疑和污蔑,这样的婚姻不要也罢。离婚后,贺繁星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结果渣男前夫突然……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男人的目光凝在两份亲子鉴定书上:

霍亦轩与霍彦深,违反遗传规律,否定亲子关系。

霍亦冉与霍彦深,符合遗传规律,肯定亲子关系。

滑天下之大稽!

他,霍彦深的妻子贺繁星,生的一对龙凤胎,生父居然不止他一个人!

抽烟的手,抖了起来。

打火机数次烧到指尖,他都毫无所觉。

很快,烟全部抽完。

烟雾缭绕中,他的目光始终定在鉴定书,整个人冰冷的可怕。

突然,他起身,抓起鉴定书扔进碎纸机。

垂着的眼,看着变成碎屑的白纸黑字,眼内寒霜遍布。

……

“妈妈,爸爸和妹妹,怎么还没有来?”

当时针指向十点时,眼巴巴等了一晚上的霍亦轩终于忍不住开口问。

贺繁星微笑,“可能路上堵车,我打个电话问问。”

她拿起手机特意走到客厅才拨打霍彦深的号码,通了,却无人接听,反复拨打三次后,她想到什么,打开朋友圈。

果然,圈里的二代们,有人晒照。

当看到霍彦深抱着冉冉一起切蛋糕的照片时,她眼眶瞬地一酸。

轩轩和冉冉是一对龙凤胎,可是,冉冉从小受尽霍彦深的宠爱,而轩轩,备受冷落。

就连每年的生日,他都有意瞒着她错开过。

冉冉的生日宴盛大而豪华。

而轩轩非但没有被邀请,还成了那个被刻意遗忘的人。

他们四周岁的生日,他故伎重演!

一股怒气油然而生。

“妈妈——”轩轩走了过来,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仰着小脸,像是已经预料到什么,“爸爸一定是工作太忙了,我们不等了,有妈妈陪轩轩过生日已经很棒了。”

贺繁星眼眶更酸了。

她抱了抱轩轩,疼爱地握住他的小手,“走,妈妈带你去找爸爸和妹妹。”

他们到达霍家庄园时,已经十点半。

一辆辆豪车,缓缓地由庄园内往外开,显然生日宴已结束。

霍家庄园本就奢华,这会儿多了彩球和彩灯装饰,所见之处,更加美轮美奂。

轩轩趴在车窗上往外看着,眼底有向往,也有……黯然。

这些,都是为冉冉准备的。

贺繁星心若明镜,却不知如何安慰。

踩着油门的脚,不自觉加了些力道。

“吱——”车子冲到主宅面前,稳稳停下。

正在送客的陆管家皱眉走了过来,当车里人下来时,眉头皱的更深了,“少夫人,你们怎么来了。”

贺繁星挑眉,陆管家的语气,听起来就像他们母子俩此时此刻,出现在这儿,是一件多么不合时宜的事!?

他们到底怎么回事?

一个个的,全都区别对待!

压下的怒气,再次涌了出来。

她牵着轩轩的手,故意趾高气昂朝里走。

这会儿,宾客散尽,佣人们正在清洁大厅。

冉冉穿着粉红的公主裙,戴着王冠,坐在沙发上开心地拆礼物,霍彦深坐在一旁陪着。

“爸爸,妹妹,晚上好,”轩轩殷勤地上前打招呼,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妹妹生日快乐。”

然而,冉冉拆礼物的动作没停,仿佛没见到自己的妈妈和哥哥来了,甚至看也不看一眼。

更别说打招呼。

霍彦深稳如泰山,目光宠溺,丝毫没有指出错误和教导的意思。

贺繁星一颗心直往下沉。

当初,轩轩出生没多久就被检查出患有罕见的先天性心脏病,婆婆霍英舟体恤她,坚持把冉冉接到身边抚养照顾,而她这几年大部分精力都在轩轩和事业上。

渐渐的,冉冉跟她不再亲热。

无数思虑自心中划过,她指尖攥了攥,最终心平气和的开口:“彦深,既然办了生日宴,为什么没有通知我和轩轩?”

同样的事情,发生了四次,就算她再迟钝,也意识到不对。

他们分明厚此薄彼。

但是她想不通为什么?

同样是他的骨肉,他凭什么区别对待?

而且轩轩身为霍家男丁,将来很有可能继承霍氏,照理会受到更多关注才对,霍家人却奇怪的排斥他。

难道是因为轩轩的病?

“忘了。”低沉动听的声音,此刻却说着敷衍的话。

她不禁恼怒,“为什么?”她不依不饶。

霍彦深静了片刻后,让冉冉回房休息,接着自己迈开长腿上楼。

显然,并不想回答贺繁星的问题。

贺繁星追上去,在走廊里堵住他的去路,“霍彦深,你说清楚,为什么要厚此薄彼?”

霍彦深腿太长,刚刚一下跨了三个台阶,她追的气喘吁吁,加上怒气,出口的话,有些破音。

霍彦深眉目冷淡,隐于光线下的俊脸,看不清表情。

“你不知道?”他冰冷反问,除此之外,别无他言。

贺繁星是真不知道,精致的眉眼里都是为轩轩生出的心疼和愤愤不平,“我知道什么?你把话说清楚。”

任凭她怎么追问,霍彦深都缄默不言。

她隐忍的怒气破功,上前,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臂,“霍彦深,我们是夫妻,夫妻之间,有必要这么遮遮掩掩吗?”

霍彦深眼波微动,削薄好看的唇角嘲讽的微勾,“你还记得我们是夫妻?”

他颀长的身形前倾,几乎是擦着她的后耳根说话。

语气间,既有一股隐痛,又有咬牙切齿的味道。

她不自觉恍神。

她与霍彦深婚后不久,她很快怀孕,而且还是双胎,孕期特别辛苦。

她当时在出第三张专辑,很忙,可同样忙碌的霍彦深,几乎每天都会抽时间陪她,到了产检日,即便在外出差都会赶回来。

整个孕期,他都特别仔细地呵护着她。

再后来,孩子出生,不知从哪天开始,他变了。

四年的时光飞快地掠过心头,她直到此刻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她甚至想起来,结婚四年,除了新婚夜,霍彦深再没有碰过她第二次。

产后一年间,她的身体都在恢复期,后来轩轩会走路了,她时常带他到霍家庄园,可每次都见不到霍彦深。

他不是在国外坐镇就是在外地出差,她连他的行程都打听不到。

她隐约觉得他是故意躲着她。

虽然见不上面,但他从没有过任何绯闻,慢慢的,她也没了想法,一心扑在孩子和事业上。

转眼,便是四年。

等到她回神时,走廊里早已没了霍彦深的身影。

倒是轩轩,从楼梯拐角处朝她走了过来,“妈妈——”

她弯腰,直接抱起小家伙,“轩轩,我们今晚住这儿好不好?”

以往,她都会带轩轩回录音室加班,但现在,她不能再去了。

轩轩一听她的话,眼睛都亮了,飞快地点了点头。

决定留下后,贺繁星发现霍家庄园有冉冉的儿童房,却没有轩轩的。

怕轩轩多想,她一直陪他入睡才从客房离开。

轻轻关上门后,她来到冉冉的卧室门前,想要读睡前故事给她听,结果门被反锁了。

静站了一会,最终不得不转身离开。

“少夫人,”身形刚动,陆管家忽地自她身后出声,她被吓了一跳,心里正不舒服,便听到陆管家说:“三楼还有客房是空的。”

她心里更不舒服了。

“我跟彦深睡。”这话带了暧昧,但也无可厚非。

贺繁星进了霍彦深的卧室。

昏暗中,陆管家皱着眉站在走廊里等。

他在等贺繁星被赶出来。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妈咪小说
  2. 九零娇女小说
  3. 双胞胎小说
  4. 燃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