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九州书吧!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论攻略高冷之花的技巧 > 第六章 共餐

第六章 共餐

冷冬薄棉 2020-02-24 09:22:29

贺萱领着贺琢玉从洗手间里出来时,两位男士正在交谈,依旧是围绕工作展开。

“这么慢?”张之源抬头,正好看到妆容一变的贺萱,顿时无话可说,“那,那走吧。”

让贺萱精心装扮的主角浑然不在意,目光平淡地在贺萱身上掠过,点了点头。

贺萱一时间有些颓唐,难不成这种风格康景芝不吃?不会啊,直男斩色不斩直男了,还是取向存疑……

“走吗?”康景芝直视贺萱。

贺萱这才如梦方醒,张之源和康景芝已走到门外,一个人和助理在对行程,似乎忙得不可开交,一个一手拿着pad认真地看着她。

贺萱感到自己有一瞬间的晕眩,为什么会有人完完全全照着她的审美生长?她的脸微微一红,又极快地放松下来,轻快地答:“马上!”

贺萱领着贺琢玉出门路过康景芝时,芦丹氏的冷水藉由体温与风送到贺萱面前,又随着距离的拉远而消失,这令贺萱有一瞬间的恍惚:人已经这么高冷了,味道不必再这么高冷了吧。

张之源把门轻轻地关上,边走边跟康景芝汇报:“康总,公关部已经联系好媒体,问题目录已经发到您的工作邮箱里,大概五点半进行采访,今晚的入职演讲草稿也已经发到邮箱里。还有……”

贺萱听完这一大串的行程安排,只感觉头昏目眩,看向康景芝的眼神不由得多了几分同情。

“附近有咖啡厅吗?”康景芝突然说。

“唔,有一家。”张之源道。

“就在咖啡厅里用些简餐怎么样?”康景芝回头看贺萱。

“啊?奥,我和琢玉都可以。”贺萱红着脸低头冲贺琢玉眨眨眼,见他依旧没有什么反应,神情一黯,将琢玉的小手攥紧了些。

鹤达大厦第五层,咖啡厅外。

咖啡厅必用钢琴曲一百五十首正按次序循环播放,清苦醇厚的味道透过玻璃橱窗在鼻尖萦绕,这家店贺萱上次来还是跟在爸爸身边,想吃餐单上画着的樱花慕斯,却被告知已经过了时令,只好委委屈屈地吃了苹果派。

那时候,爸爸笑着说明年樱花开的时候带她去赏樱花,吃点心,可诺言没有兑现。

她站在门口望着招牌发呆,冷气吹得她眼圈略微泛红。

“你怎么了?”康景芝在她身边不足一米处问。

贺萱下意识地往后一躲,散开的头发遮住狼狈的面容,她口不对心地开玩笑道:“没事儿,没有。这店名起的太老土了,一看就很有历史!”

张之源闻言抬头看了看招牌,漂亮的花体字:“Weekends。”

康景芝却说:“向往的日子。”

贺萱抬头看康景芝的侧脸,他正专注地看招牌,上翘的眼尾勾着一汪温泉,暖得人心尖儿发颤。

“进去吧。”康景芝低头,目光扫过贺萱眼尾的红晕,率先进了门。

满溢的香气将人心底的懒散勾了出来,贺萱以手掩唇,悄悄打了个呵欠。

她的身体嵌进沙发里,歪着脑袋,眼皮眨巴眨巴就要往下垂。

“你想吃什么?”康景芝一说话,贺萱猛地一惊,立刻坐得板正。

她双手接过康景芝递过来的菜单,客气地说:“谢谢。”

康景芝眉毛一扬:“不用谢。”

有的人声线天生冷清,听一句提神醒脑,贺萱困意全消,甚至觉得自己熬个夜也不是事儿。

她凑到贺琢玉身边,嘀咕问贺琢玉想吃什么点心,刚想推荐苹果派,却发现它已经从特别推荐里删去了。

但贺琢玉不说话,这次不看贺萱了,只低头看着自己裤子的纹路。

贺萱把菜单拿到贺琢玉面前,耐心地说:“那你指给我好不好?”

贺琢玉依旧没有说话,她只好循着记忆,选出以前见贺琢玉吃过的点了,给自己则点了一份三明治。

点餐完毕,她将菜单递给对面的两位男士,柔软的沙发里,张之源略有松懈,可康景芝的背部依旧挺得笔直,专注地看着pad。

“张特助,我将需要的资料目录发到了你的邮箱,请在明天上午九点之前给我。”康景芝没有点餐,先是交代了一番工作任务。

“是。”张之源把手里的菜单递给康景芝,便打开手机查收邮件去了。

男人点餐的速度仿佛猎豹捕食,目的明确精准,尤其是被行程压得喘不过气的人,吃饭等同于胃部与大脑双线作战的战场。

张之源和康景芝一人一杯Espresso很快端了上来,接下来是贺琢玉的鲜榨果汁和贺萱的拿铁。

比起意式浓缩的醇厚,她跟喜欢被糖和牛奶环绕的感觉。

更何况她今晚又不用在办公室里住。

可颂、司康、马卡龙、黑森林、三明治等铺陈了一桌,大部分的甜点是由康景芝所点。

贺萱本以为是迁就她和贺琢玉两位,但当亲眼看着康景芝将一个马卡龙放进嘴里,那种甜气就要从喉咙里冒出来,她才意识到这人爱吃甜食啊。

她挺直背部,看对方纤细白皙的手腕,灵活的手指在pad上不断敲击,人比人气死人,爱吃甜食还不发胖,到底是什么神仙?

贺萱半是嫉妒,半是羡慕地想。

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贺萱洋洋自得,有勺子插着面前的小蛋糕吃。

没吃两口,贺萱突然想到晚上有宴会,于是兴致冲冲地说:“晚上的宴会需不需要女伴?要是没有的话我可以帮忙。”

康景芝抬起头,嘴角微微翘起一个笑弧:“这就不麻烦了。”

贺萱心一凉,不麻烦了意味着什么?名花有主?

可对方又很快低头专注于自己的工作,贺萱怨念颇深,发散着很丧的气息。

“我们那就是个公司内部的宴会,没那么多讲究。”张之源不爱吃甜点,只将就着用半咸半甜的三明治填了肚子,便埋头手机中,在秘书群里发号施令,布置任务。

“哦,那也太没意思了。”贺萱在贺琢玉嘴里塞了个草莓,才继续说,“参加宴会的乐趣太单一了。”

康景芝突然抬头,看了贺萱一眼,正好撞见贺萱重新靠回沙发上半眯着眼、懒懒散散的样子。

心上人突如其来的一眼让贺萱紧张不已,她直起身,抚弄自己的头发,以为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询问怎么了。

“吃完了?”康景芝问。

贺萱点头,康景芝招来服务员,张之源本想付钱,说这可以报销,但在康景芝清冷的眼神里败下阵来。

“私人请客,不用报销。”康景芝道。

贺萱越看越觉得康景芝这个人对自己胃口,在国外数年,没有染上泛AA制的毛病,还坚持原则,世间难寻。

饭后,康景芝独自一人回了办公室,张之源送贺萱去地下停车场。

贺萱本想在公司里再逗留一会儿,但张之源一直在跟他使眼色,只好含恨告辞。

“你给我老实点儿。”张之源下了电梯警告贺萱,“现在正是敏感期,少惹事儿。”

贺萱说:“追求真爱也不行吗?”

张之源说:“你先冷却冷却,现在公司里时局不稳,到时候诛心的言论一发酵,看你怎么收场。盯着公司的可不只你一个人。”

贺萱应付道:“好的,知道了,我会尽量克制。”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在线阅读

章节X

第一章 初见 第二章 回家 第三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第四章 董事会 第五章 再会 第六章 共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