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论攻略高冷之花的技巧
论攻略高冷之花的技巧

论攻略高冷之花的技巧 冷冬薄棉 著

连载中 贺萱康景芝 高冷 攻略

更新时间:2020-02-24 09:22:29
贺萱对一朵高岭之花垂涎三尺,仿佛龙寸步不离看守金币,又像守护仙丹的小妖,对四面八方觊觎高岭之花的人伸出锋利的爪牙:“这是我的,你们都不许抢!”高岭之花垂下花瓣,颠倒众生地笑:“是你的,谁敢抢?!”贺萱说:“先爱上的人都是输家,我输了,呜呜呜。”高岭之花擦干贺萱脸上的泪:“宝贝儿,我先爱上的你。”贺萱:“你骗我,是我先追得你!”高岭之花:“可你只是喜欢,我是爱你。”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S市机场。

贺萱逃也似的从飞机上下来。

在被当事人撞破**现场后,贺萱恨不得就地刨出个坑把自己埋了。度过不尴不尬的十几个小时后,飞机一降落,她就提溜着自己的背包,迫不及待地溜下了飞机。

这次回国时间仓促,她没有通知自己的任何一个朋友,望着接机口热闹的人群,一时间她心境有些复杂。

以前每次出国或者回国,她身边总是热热闹闹地围着一群人,现在冷冷清清的,也许就是长大的代价吧。

贺萱深吸一口气,拉了拉背包的两个肩带,循着高悬于房顶的指示牌去找出租载客处。

刚走了十几步,她突然在角落里发现了熟悉的人影,那是——张特助?

哥哥的特助张之源正站在清净的角落里打电话,来回的脚步泄露此刻他的烦躁。

若说贺萱怎么从嘈杂的人群中认出他,那就要谈一谈他的容貌和他那英年早逝的头发了。

贺萱第一次见张之源时,对方刚刚从学校里出来,虽然人高马大,但脸却长得斯文,穿一身不合体的便宜西装,举止略有局促。那时候起,张之源就十分宝贝他的那点儿头发,掉了一根就要长吁短叹半个小时。

起初贺萱不解,后来才明白,遗传的作用非人力所能逆转。于是,她就眼见着张之源的脑门越来越锃光瓦亮。

“张哥!”贺萱快走两步到他身边,等张特助挂断电话,才猛地出声。

张特助吓得往后一蹦,见是贺萱,才摁着胸口,喘出差点儿没下文的那口气:“你回来了?”

贺萱听着这个问法很是古怪,但满心思想去医院看哥哥的她没有在意:“张哥,快带我去医院!我哥他究竟怎么样了?”

“医生说已经脱离危险期了,不过以后怎么样,还得等他醒了再观察。”张特助顿了顿,道:“现在太晚了,已经过了探视时间,一路奔波辛苦了,先回家休息休息,明天再去见也不迟。”

贺萱敏感地察觉出张之源的态度似乎并不再那么热络,好像有什么不同了,她勉强笑笑,道:“好,那我先回家一趟,我侄子还在家呢,是吗?”

张之源点点头,眼神颇为复杂,停顿了三秒,他开口道:“我今天恐怕不能送你回去了,我得接我老婆。”

“工作时间啊!老张!”贺萱开了个玩笑,想缓和气氛,可张之源依旧复杂的眼神看着她,气氛还是一如既往的尴尬,于是讪讪道:“放心,我不会跟别人说的,我先回家了,明天去看哥哥的时候联系你。”

还未等张特助说再见,贺萱便跑远了。

“还是毛手毛脚的样子!”张之源望着贺萱的背影,摇了摇头。

自从贺萱打开手机,叮铃叮铃的微信声、电话声不绝于耳,仿佛天底下的人都要来关心她。

她冷哼一声,渐渐从张特助的行为举止中回过了味儿——贺家的顶梁柱倒了,现在谁都有了点儿别的小心思。

现在在看那不断涌现的消息,每一条的嘘寒问暖背后似乎都别有用心。

贺萱懒得去理,只给妈妈发了一条马上到家的信息,便将手机丢在一边,望着外面的高架桥想今后的打算。

在风雨飘摇中临危受命,力挽狂澜去拯救一个公司,对不起,从出生起贺萱就没拿这样的剧本,就算是出国留学,她也是学的富二代扎堆的珠宝设计,和房地产差着十万八千里。

东想西想的,贺萱自己就要把自己吓死了。

两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了贺家大宅门口,贺萱痛快地用手机结了账。

贺萱冲守在门口的安保人员点了点头,往宅子里跑去:“妈,我回来了!”

她一直跑到宅子里,才看到客厅里满满当当坐了一堆人。

贺萱的妈妈章棠女士在一群人是极显眼的,她仪态万千地坐在一张墨绿色的小沙发上,身上的米色披肩坠着深深浅浅的珠子,四个角垂下来的深咖色流苏随着主人的一举一动在空中颤动。

时光格外垂怜美人,贺萱的妈妈当初靠着一张脸俘获了当时贺家家主,如今在一众人中,她风采不减当年,牢牢把控人群的焦点。

“回来了。”章棠微微起身,又坐下,眉目间笼着轻愁,连心爱的女儿回来,也未让她的笑容到达眼底。

“怎么了?”贺萱环视一周,屋内坐着各位叔伯阿姨,这些年来联系的、不联系的亲戚们倒来得全乎。她竭力压下恼怒的情绪,礼貌地冲众人打招呼。

在亲戚们彼此的引荐之下,她将所有的人认了个全,不过一夜过去还能记起多少,她自己都没有信心。

“各位长辈们这么晚到访,不知是有什么事儿?”贺萱语气冰冷地问道。

她见不得一群虚情假意的人挂着虚伪的假笑,像盘旋于天空中的秃鹫,只等着从虎口中衔去一片肉、一口血的好处。

“听说你回来了,我们这些亲戚的总要过来看看。你看,你大哥现在还在医院生死未卜,你又年轻,将来贺家的事儿用得上我们这些老人的,我们肯定鼎力相助!”

贺家二房的爷爷说得慷慨激昂,到最后,手里的拐杖狠跺地面三次,看得贺萱十分心疼地板上这块她从土耳其淘回来的地毯。

“一定一定。”贺萱敷衍一句,紧接着话锋一转:“不过,我哥哥现在已经脱离危险期,医生亲口说他的病情正在好转,年轻力壮加上我哥哥一贯热爱运动,恢复的速度连医生都很惊讶呢!”

在场的众人有表情越发深不可测的,有陷入沉思的,有面露尴尬的,还有几个年纪小的沉不住气,当着贺萱的面儿开始传递眼色,大家都在评估她的话是真是假。

贺萱将一切看在眼里,她在心中冷笑一声,面上却笑得越发甜美,两个酒窝盛满了笑意,她语气甜甜道:

“我在这儿也要提醒各位长辈,平常要是闲来无事,不如多运动运动,一来保养身体,延年益寿;二来还减轻了小辈儿们的压力,对不对?”

这下子,彷如一颗石子掉入了池塘中,惊起阵阵波纹。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二房的那位爷爷面色一肃,不客气地道。

“您这不是我长辈嘛!为长辈操心这不是我们小辈儿的人应该做的嘛!我还想管着您的药盒子,天天监督您吃药呢!”贺萱深谙话中有话这一套,说得俏皮,可眼底一片冰冷。

“你!”二房的爷爷刚要发作,被旁边的人一扯,立刻冷静了下来,冷笑道:“既然你有恃无恐,把好心当做驴肝肺,那我们这些老人就不自讨没趣了!”

说完,他撑着沙发要站起来,周围立马惊动一群人扶他,贺萱冷眼看着这群跳梁小丑,倒是她妈妈还起身到门口送了送。

等人一走干净,对一旁站着的李妈交代道:“李妈,找人把这些沙发、椅子、地毯清理掉,我早看这些不顺眼了,正好换一套。明天我把想要的发给你,你去定,如果国内没有,就让他们加急调货!”

章棠站在厅内,听女儿在家里发号施令,嘴唇嗫嚅着想说些什么,畏惧从她美丽的眼睛里流露出。

“妈,他们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贺萱语气柔软了许多。

“这……我想着你回来了,将来——你总要和他们见见,打好关系,以后行事会顺利些。”

“行事?什么行事!”贺萱面色一凝,反问道。

猜你喜欢
  1. 高冷小说
  2. 攻略小说
  3. 营业小说
  4. 吃播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