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狐仙
狐仙

狐仙 不一样的硝烟 著

连载中 李依山苏媚儿 狐仙

更新时间:2020-03-11 09:11:26
小山村里命案频发,凶手究竟是谁?新书期每天二更,收藏点一点不迷路。推荐老书:https://www.heiyan.com/book/70471读者群:469845060,有问题可以进群建议。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夜已过,天已明,我从沉睡中醒来,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张绣床上,这让我吃惊不已。

赶忙下床把衣服穿好,正当我要离开这屋子的时候,屋门被打了开来,那黑衣宫装女子走了进来,见我醒了,淡淡道:"赶快离开吧,已经不早了。"

"啊!我怎么睡着了?遭了,遭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要去给小狐狸报信,我爷爷要抓她!"我一拍脑门,想起自己过来的用意,有些懊恼,只是我总感觉怪怪的,自己为什么会睡着,好像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却又想不起来。

"你不用报信了,我已经让她躲起来了,另外她叫苏媚儿,记住了,还有你昨天答应我想办法延长我寿命的事可别忘了。"黑衣宫装女子冷冷的说道。

"苏媚儿?延长寿命?我答应你了?"我一脸的懵逼,还没从得到小狐狸名字的喜悦中回过神来却听到这样的噩耗。

"怎么?你想反悔?"黑衣宫装女子冷哼一声,那模糊不清的面庞闪现一丝寒光,这让我打了个寒颤,赶忙开口道:"没忘,没忘,我会想办法的。"

形势比人强,虽然我不记得,可人家腿粗啊,现在要是不低头那就死翘翘了。

还是那顶轿子,还是那四个轿夫,当我从轿子里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微亮,我依旧站在那处密林之中。

要不是见那四个轿夫抬着轿子离去,我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既然信已经报了,我自然要赶快回去,现在天都快亮了,怕爷爷见我没回去也急了吧。

在我离去之时,山顶之处,两个身穿黑白两色宫装的女子并肩站立着。

"你真不后悔?"黑衣宫装女子瞥了眼身旁白衣宫装女子道。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需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唉,你这又是何苦呢,你们本就是....."

"母亲,不用多说了,我不后悔。"

"既然你想好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要是能渡过此劫,或许你们还有机会,那老东西倒是个麻烦....我得想个办法....."

对于两名女子的话,我并不知道,此时的我正提着早餐心中忐忑的回到道观,就见爷爷正端坐在堂屋里,这让我心咯噔了一下,这下要被爷爷骂死了,不过我并不后悔。

"一会把东西收拾下,跟我上山。"爷爷接过我手里的早餐,淡淡的道。

什么意思?让我跟着上山?爷爷昨晚难道没上山?也没发现我没回来?

爷爷不问,我自然不会说出来,忙点点头应了下来,反正已经给小狐狸报过信,爷爷就算上山也不一定找不到她。

不过还是有些忐忑,爷爷可不是一般人啊,跟着上山也好,好歹可以看着点。

爷爷也有些疑惑我今天怎么没劝说劝说,还以为我想通了,他昨晚也是被李大壮拖着在他家过的夜,今早才回来的,对于自己孙子一夜未归并不知晓。

等吃完了早餐,我背着爷爷捉妖用的东西,爷爷则背着他那把猎枪,走出了道观。

刚将门关好,一辆银白色宝马就停在了道观门口,一个西装笔挺,皮鞋噌亮,拧着小包包的男子从车里走了下来,见到我爷爷,脸上一喜,忙迎了上来。

"李大师您好,我是前些天跟您约去我家看风水的小蔡,您准备好了吗,我们是现在就走吗?"西装男子笑呵呵道。

听到这男子开口,我不禁打量起他,这一看还真给我看出了点门道。

此人别看笑嘻嘻的跟我们说话,可其身上煞气环绕,眼底有着一丝凶狠之色,更重要的是其嘴唇较薄,鼻带弯钩,无一不说此人是个笑面虎,其真正的本性是个心狠手辣之人。

不过更令我感到疑惑的是,如此心狠手辣之人居然眼神暗淡,眼圈发黑,很显然是遇到了大麻烦。

被西装男子拦住去路,爷爷也停下了脚步,淡淡的看了眼此男子道:"今日我有要事,你先回去吧,三天后再来。"

西装男一听顿时脸色微变,一丝狠厉从眼角中一闪而逝,却被我细心的发现了。

"李道长,这不是说好的吗?怎么又变卦了?"男子有些焦急道。

"你真的是去看风水?你要说是,我马上跟你去。"爷爷淡淡的说道。

"啊...这....那李道长我们可说好了,三天,三天后我来接您,您别再有事了。"西装男子有些无奈,他是不敢用强的,这样一位高人,他还有求人家,要是用强不帮你就算了,到时候再给你下点东西,他可就得不偿失了,他可是听说云南那边有蛊术,可以让人生不如死。

等西装男子走后,爷爷转脸看着我道:"看出点什么了没?"

我知道这是爷爷考我,就将之前看到的大致说了一下。

爷爷点点头又摇摇头道:"你说的只是表面上的,他遇到的麻烦将在三天后才会显现,现在去也没用。"

听爷爷这样说,我低头想了想,这才想起此人周身虽然被煞气环绕,但这煞气中却有一丝阴气,那是被冤魂缠绕的迹象,加上他的鼻尖有着一颗痘,此痘虽不大却并不红,说明这件事应该牵扯到一个女人,且是个刚失去不久的女人,那冤魂应该就是这个女人,而她的死应该跟她有关,三天后怕就是这女人的头七,爷爷这才说三天后才去。

"想通了?想通了三天后就你去。"爷爷吩咐道。

"我去?"我愣了愣道。

"没错,三天后我有些事要处理,恐怕要一些时间的...."爷爷转头看着那汽车消失的方向道。

有些事要处理?爷爷能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我有些疑惑。

不过爷爷并不想多说,转身就向着山里走去,我也没好再问,心里想的全是小狐狸。

一个小时的路途,爷爷没说一句话,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等来到山脚下的时候,爷爷却没立即上山,而是看着山皱着眉头,似乎是有些疑惑不解。

我自然不敢多问,这时候还是少开口为妙。

可很快爷爷就从我背的腰包里拿出三根香以及一把纸钱。

香点燃插在地上,纸钱也压了三份摆在在三根香的前面,上面放着一枚铜钱。

我看了一眼就知道爷爷这是在询问土地公小狐狸的位置。

爷爷曾告诉过我,无论哪里都有着土地公,掌管着这方地区,对这方地区了如指掌,就像现在的派出所所长,不过一个是管老百姓,另一个则管妖,当然还有管鬼的鬼差。

只是让我疑惑的是,原本该一燃而尽的三根香却无故折断,那纸钱也被一阵怪风给刮的无隐无踪。

按理说我爷爷是按照规矩询问的,就算土地公不说也不至于这样,这样把香折断,纸钱刮走,无异于是跟我爷爷翻脸了。

见到此景,我爷爷的脸色也有些难看,鼻中冷哼一声道:"不识抬举!"

"爷爷现在怎么办?还上山吗?"我小心的询问道,心底巴不得爷爷不上山,同时也给土地公点了个赞,很显然土地公是偏袒小狐狸,不想爷爷找小狐狸,他这是在告诫爷爷。

"不管他,我们上山自己找。"爷爷冷冷的道,说完就拿着猎枪大踏步的向山里走去。

我咽了口口水,爷爷就是爷爷,连土地公都不鸟,要知道得罪土地公可是很麻烦的,不过内心里也很佩服爷爷这样霸气侧漏,不知自己我何时才能像爷爷这样。

既然爷爷要上山,我也不好反对,背着东西跟在后面,在我想来爷爷应该是找不到苏媚儿了,有着我的通风报信,加上土地公的帮忙,要是还能找到,那只能说运气太差。

不过我已经想好,万一爷爷找到了苏媚儿,我说什么也要阻止,就当是报救命之恩了。

上山的路上,果然出现了意外,先是遇到了好几条手臂粗的毒蛇,阻拦我跟爷爷,可都被爷爷腰间的短剑给斩成了好几节。

这还不算,几头凶狠的恶狼也出现在上山的道路上,不过在爷爷开枪射杀了一只后,其余的都一哄而散。

要知道平时的时候,这些动物都会绕着我爷爷走,根本不敢靠边,今天却一反常态,很显然是爷爷不听土地公的劝告,触怒了土地公,这是土地公在对我爷爷的反击,同时也是对苏媚儿的一种保护。

有土地公相助,苏媚儿更不会有什么事了吧,这让我最后的一丝担心放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狐仙小说
  2. 萌宝当家小说
  3. 神龙小说
  4. 历少小说